菠菜网

商标图案大全:“云山自满”,台北故宫展出的两件米家山水与题跋

时间:5个月前   阅读:115

“({笔歌墨舞})—「故宫绘画导赏」”于2020年4(月)8日起正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对外展出。此次展览包罗两件“米家山水”中的卓越手卷,“且均是全卷出现”——宋代米友仁《「云山自满图」》山水长卷与元代〖方从义的〗《云林钟秀》山水长卷,均可称得上是“米家山水”中的代表之作,其中,〖方从义的〗《云林钟秀》为寄存之作。

米友仁《「云山自满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笔歌墨舞})——{台北故宫博物院绘画导赏}”集中展示从唐代至民国的26件字画作品,包罗传宋赵令穰的《水村图》、米友仁《「云山自满图」》、元代倪瓒的《(紫芝山房)图》、〖方从义的〗《云林钟秀》、 沈周的《庄周梦蝶》写意册等。而展览最大的亮点或非两件米家山水长卷莫属。

『“台北”故宫博物院展览现场』,《「云山自满图」》「〖局部〗」

由宋代〖米芾〗、‘米友仁父子建立的米家山水’,(主要描绘江南水乡烟云掩映)、风雨显晦的迷濛景致,画法突破运用线条显示峰峦、树木、云水的传统方式,<强调用>墨,吸收王洽的“泼墨”、王维以来的“水墨渲染”、董源的“<淡墨轻岚>”和点子皴,又参以破墨、积墨、焦墨,通过墨的深浅浓淡和笔的横点排比,来显示烟云幻化、〖风雨微茫的情景〗,模糊中见意趣。米友仁文字更见淋漓,善用横点的“落茄皴”和泼墨的“拖泥带水皴”,笔简意赅。后人亦称之为“【米点水山】”或“米氏云山”。『二米』开创的新格对后世影响伟大,诸多画史也给以极高评价,如董其昌《「容台别集」》论:“画至二米,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牢矣。”       

『“台北”故宫博物院展览现场』,《「云山自满图」》「〖局部〗」

米友仁(1074-1153),字元晖,〖米芾〗(1051-1107)宗子,亦称小米。{字画上承家学},与其父齐名。「此次展出的米友仁」《「云山自满图」》{卷以淡墨钩云},侧笔卧锋点苔,并以水墨晕渗的染法描绘瞬息万变的烟云雾景。字迹模糊,墨染淡雅,是米氏云山传统的典型,‘所’作山水“点滴烟云,草草而成,而不失无邪”。

米友仁传世作品稀疏,除《「云山自满图」》卷外,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潇湘异景图》是"米点山水"的代表作品。

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米友仁《潇湘异景图》「〖局部〗」

此次展出的《「云山自满图」》是米友仁品质颇佳的山水长卷。图后另纸有米友仁自题。厥后并有曾觌(1109-1180)、吴宽(1435-1504)、董其昌(1555-1636)、娄坚(1567-1631)、高士奇(1644-1703)<与笪重光>(1623-1692)等人的题跋。

『“台北”故宫博物院展览现场』,《「云山自满图」》后的笪重光后记「〖局部〗」

米友仁《「云山自满图」》 中附有大量题跋[, 仅清朝笪重光一人就后记七次,{足见}笪重光对此画作的珍 视。画中钤印十八次,有吴廷、 乾隆[、嘉庆、宣统等人印 章。跋中钤印五十四次,{有宣统}、高士奇、娄孟坚、笪重 光、李琪、吴宽、董其昌、翁方纲等人印章。不算重复出 现的,共钤有印章五十八枚,这在宋画的后记钤印中显然 属于较多者。 

米‘友仁题’有:“{绍兴乙卯初夏十九日},自溧阳东游苕川,忽见此卷于 李振叔家,【余儿戏自满作也】。“众人知余喜画”,竞欲得之, 鲜有晓余所以为画者。非具顶门上慧眼者,不足以识,不 可以古今画家者流画求之。老境于世海中,一发毛事泊然 “无著”染。每静室僧趺,忘怀万虑,与碧虚廖廓同其流荡, 焚生事折腰为米,大非得已,振叔此卷,慎勿以与人也。 ”

《「云山自满图」》后的米友仁后记「〖局部〗」

有研究者撰文以为,米友仁在绍兴乙卯年(逐一三五)(见到)《《云山得》 {意}图》时已有六十二岁,后记记述的是米友仁在其同伙李振叔家(见到)自己旧作时的一番感伤。他虽谦逊地称其 【作画为】“儿戏”,但从“自满作也”“非具顶门上慧眼者 不足以识”的语句来看,米友仁对自己的画作却有着绝对 的自信。他叹息众人枉然喜好他的绘画,【却很少有人知道】 他这么热衷作画的原由。对于这一后记,厥后美学家宗白 华曾加以引证:“「画之老境」,于世海中一毛发事泊然“无著”染。” 通过米友仁的存世作品,可以掌握到“米氏云山”的 整体特点:简淡自然、烟云流润、草草而成,显示出 江南雨后山峦浮动、云烟变灭的情景,米友仁自称“墨 戏”。方薰《山静居画论》中说:“款识题画,『始自苏』、 米,至元明人而备。” 虽然款识题画是否『始自苏』轼、〖米芾〗还有待商讨,但米友仁的作品确属书法与水墨画相结合 的早期形式。 

对比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潇湘异景图》,是”米家山水"的代表作品,小米在自识中写道:“【先公居镇江四十年】……作庵于城之东,高冈上以海岳命名,此卷乃庵上所见,大致山水异景,【反常万层】,多在晨晴晦雨间,众人鲜复云云。{余生平熟潇湘异景},《每于》登临佳处,辄复写其真趣成长卷以悦目,不俟驱使为之,『此岂悦他人物者乎』?此纸渗墨,本不可运笔,仲谋勤请不容辞,故为戏作。绍兴乙卯孟春建康官舍,‘友仁题’。〖羊毫作字〗,正云云纸作画耳。”乙卯为绍兴五年(1135),米友仁时年五十岁。

『“台北”故宫博物院展览现场』,《「云山自满图」》后的曾觌后记「〖局部〗」

“第二段跋是宋代”曾觌(逐一〇九—【逐一八】〇)所题,然而却从品评〖米芾〗书法最先:““元章早年涉学既多”,晚乃则法锺王,此元祐初作也。 风神萧散,所谓天成者,“非世间墨工椠人之可好像”。伯玉 出以相示,因书厥后。绍兴壬午中东晦,平丘曾觌,纯父。” 

明代吴后记有“云山烟树总模糊,《此是南宫鹘突图》。自笑顶门无慧 眼,临窗墨迹澹如无。米老此图初藏于苕川李振叔,后入 严尚书府,今宫保闵公得之。盖严与李同郡。而宫保为尚 书外孙。撒播有自,而收蓄得所,此老亦无所恨矣。弘治 癸亥九(月)既望,长洲吴宽书。 ”

第四段后记是重中之重——董其 {昌所跋}:  

米元晖画自尊出王右丞之上,观其晚年墨戏,真淘洗宋时院体,而以造化为师。盖吾家北苑之娣冢也。此卷亦其自满笔。后曾氏跋以为元章误矣。董其昌题。 ”

【董其昌指出】了前跋中曾觌判定之误,并评其为造化为师的“自满笔”。董其昌曾多次拟过米氏父子的画作,‘并曾’叹息:“米元章作画,一正画家谬习。 观其高自标置,谓无一点吴生习气。又云王维之迹,殆如 描绘,真可一笑。盖唐人画法,至宋乃畅,至米又一变 耳。余雅不学米画,恐流入率易,兹一戏仿之,犹不敢失 董巨意。”

『“台北”故宫博物院展览现场』,《云山自满》后的董其昌后记

此次展出的元代方从义《云林钟秀》为寄存作品。此卷为水墨纸本,手卷,高23.5厘米,长105厘米,创作于明洪武十年(1377)。由方从义绘赠邓止庵,(并历久存于邓家)。

台北故宫展览现场,《云林钟秀》

(明中叶),“明朝字画人人沈周”曾于后幅题跋,以赞扬〖方从义的〗画艺及是卷“此图方壶先生用米氏之法,将化而着迷矣。观之正不知作甚笔作甚墨,必也心与天游者”。

台北故宫展览现场,《云林钟秀》中的沈周后记

清康熙年间为礼部侍郎高士奇所珍藏,〖有高士奇的〗“江村秘藏”、“竹窗字画图记”等珍藏印记。

《云林钟秀》「〖局部〗」

《云林钟秀》「〖局部〗」

方从义(约1302—1393),元代字画人人、诗人,字无隅,号方壶,江西贵溪人。早年入道,为龙虎山上清宫正一教派的羽士,师从永嘉人金(月)岩修道家之学。金(月)岩去世后,他脱离龙虎山上清宫游历全国各地,往来于大江南北。他一生绘画不多,亦不容易为人作画,人们以礼相求,方能求之一二,『故传世作品不多』。有人说他的画“外道”,艺术造诣精湛,《江新通志》称他“〖其画冠绝一时〗,……张宇初称为壶仙。”其画,元代许多著名文人如虞集、宋濂等,常为其画题诗、题跋,影响盛极一时。

(注:本文部分文图来源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

,

阳光在线

阳光在线www.slwgd.com(原诚信在线)现已开放阳光在线手机版下载。阳光在线游戏公平、公开、公正,用实力赢取信誉。

上一篇:东营赶集网:故事:母亲去世后父亲整日酗酒,那天他无意的话令我发冷(下)

下一篇:安阳信息网:准备好你的 Uplay 帐号,Ubisoft 即将赠予免费的《刺客教条 2》!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