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新2平台出租(rent.22223388.com):继续抛售资产 顺风清洁能源拟近9亿向国家电投出售132MW太阳能电站

新2平台出租(rent.22223388.com):继续抛售资产 顺风清洁能源拟近9亿向国家电投出售132MW太阳能电站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继续抛售资产 顺风清洁能源拟近9亿向国家电投出售132MW太阳能电站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05 20:39:45

◎顺风清洁能源在行业洗牌的趋势下,亦不能幸免,开始陷入亏损。公开数据显示,顺风清洁能源在2016-2019年间,累计亏损近65.5亿,2020年再亏5.52亿元,也就是说5年间亏损超70亿元。

◎4家被出售的标的公司(海南鑫升、通威且末、新疆普新诚达、新疆天利恩泽)所涉太阳能光伏电站项目的总装机为132兆瓦,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6个月4家公司的总功率及总发电量,分别占集团同期的53.9%及62.7%。

每经记者 夏冰    每经编辑 陈俊杰    

“双碳”背景下光伏行业高速增长,但在激烈的竞争中也有企业从辉煌走向没落。

为了不断削减债务压力,继此前资产被强制出售后,顺风清洁能源(01165.HK)再次“甩卖”旗下核心太阳能光伏电站资产。

2022年1月3日,顺风清洁能源发布公告,公司全资附属公司江西顺风、上海顺能、顺风光电投资与国家电投集团新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已签订立四份买卖协议,拟出售海南鑫升、通威且末、新疆普新诚达、新疆天利恩泽100%股权, 总代价为人民币8.896亿元。

1月5日收盘,顺风清洁能源收于0.070港元/股,总市值为3.49亿港元。

出售资产为削减整体债务水平

顺风清洁能源公告称,出售完成后,各目标公司将不再为公司的附属公司,而目标公司的财务状况及业绩将不再于集团的财务报表中综合入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4家被出售的标的公司(海南鑫升、通威且末、新疆普新诚达、新疆天利恩泽)所涉太阳能光伏电站项目的总装机为132兆瓦,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6个月4家公司的总功率及总发电量,分别占集团同期的53.9%及62.7%。

对于为何要出售资产,顺风清洁能源表示,集团的业务发展尤其是在中国建造太阳能电站需要大量资本,与高债务水平相关的高昂财务费用,拖累了业绩表现。为了不断努力削减整体债务水平,公司已于2018年9月开始寻求额外资本并探索出售的可能性。

记者注意到,公告还披露了公司共从2018年起至2021年十几次的出售记录。公司称,鉴于公司经常性的融资需要(包括清偿财务开支的需要),公司正在寻求额外资本以偿还于2022年3月31日或之前到期的债项。公司预期,该等出售事项的所得款项将有助(其中包括)削减公司债务水平,改善资产负债表状况。

据悉,顺风清洁能源拟将出售所得中的8.10亿元人民币用作在收到每一笔所得款项净额后1个月内偿还集团对SinoAlliance及其他债权人的债务;另外的8000万元将用于2022年12月31日前集团的营运资金。

公开资料显示,顺风清洁能源是一家在港交所主板上市的香港太阳能光伏产品及电站开发商,主要负责的业务有电站建设总承包、电站营运及智能管理,项目主要分布在宁波、安徽、湖北、深圳等地区;同时公司还研发太阳能硅片、太阳能电池片、逆变器等产品。

,

新2平台出租rent.22223388.com)是皇冠(正网)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USDT支付系统,为皇冠代理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系统实现注册、充值、提现、客服等全自动化功能。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阅后即焚的IM客服系统,让皇冠代理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

,

而买方新疆丝路干元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则是国家电投集团新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有100%权益。买方的业务范围包括发电、输电和供电、水力发电、产热供热、技术服务等。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分析,光伏电站仍有政策红利,主要问题是回报周期长,但是对于光伏电站运营来说,营收已经进入成熟企业阶段,高成长空间不再,光伏电站的重资产、薄收益属性极大影响市场预期。而此时国资选择出面收购,一方面符合政策要求,另一方面资金也较为充裕。

5年间亏损超70亿元

在“碳中和”已成为全球共识的前提下,未来以光伏、风电为主的可再生能源将是发展重点。过去一年,资本市场也见证了新能源发电和储能赛道的火热。

纵观中国光伏行业发展历程,光伏电站的交易并不鲜见。2013年的“光伏国八条”对光伏业的发展积极作用巨大,其中补贴政策的完善进一步 *** 国内光伏电站的发展,更是吸引诸多民营企业的进入。

顺风光电(顺风清洁能源曾用名)就是其中之一。2012年11月,光伏圈“局外人”郑建明以2亿港元获得顺风光电29.65%股份,一跃成为最大股东。此后,郑建明又出手昔日巨头江西赛维、无锡尚德。

在入手无锡尚德的同时,顺风光电开始组建下游电站团队,并频繁在西部购入电站,2014年,顺风光电以644MW的并网容量,蝉联光伏电站行业榜单亚军,仅次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

然而,光伏行业装机量快速提升的同时,给民营光伏电站的资金带来极大挑战,电站的重资产属性使企业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另外,“卖电”赚钱也并不容易。

“光伏行业虽然仍具有政策红利,但是对于光伏电站运营来说,补贴退坡对中国光伏行业造成了打击,光伏企业售卖电站成了出路。另外,光伏电站的营收已经进入成熟企业阶段,高成长空间不再。”沈萌对记者指出。

顺风清洁能源在行业洗牌的趋势下,亦不能幸免,开始陷入亏损。公开数据显示,顺风清洁能源在2016-2019年间,累计亏损近65.5亿,2020年再亏5.52亿元,也就是说5年间亏损超70亿元。

顺风清洁能源从2018年开始了电站的“甩卖”之路,2021年12月1日,公司发布了以11.1亿元被强制出售9座光伏电站资产的公告。

中国能源研究会政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董晓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指出,顺风清洁能源主要是通过收购资产介入新能源行业,经历了光伏行业调整、洗牌、景气崛起的大周期,但由于后续缺乏并购后有效的整合能力、营运能力,自身发展定位又不明确,所以亏损由来已久。

董晓宇进一步分析称,顺风清洁能源近年来负债高企,融资成本较高,此次出售的资产大部分为2018年“5.31”光伏新政前已经建成的项目,技术性能指标方面与近年来投产的项目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此次资产处置更多考虑还是盘活资产,将新能源项目出售给专业的、有实力运营商来经营,以减轻负债压力,达到瘦身减负的目的。

后补贴时代,是选择卖掉电站换取现金流还是逆势收购,光伏电站业会如何分化?

对此,董晓宇认为,眼下,光伏行业进入了新一轮景气上升期,未来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下,行业的分化是必然的,优胜劣汰的趋势非常明显,行业集中度也在进一步加大,头部企业优势地位将得到巩固和提升。

封面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刘国梅 摄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