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菜网

剽窃不致歉,就地被撕哭,这“三俗导演”委屈啥?

时间:1个月前   阅读:21

是郭敬明对不起观众照样时代对不起郭敬明

若何形容2020年最后一个月?

条姐会说:热闹异常。

赶着贺岁档的热浪,率先定档的、重新定档的数不胜数,喜剧片、科幻片、动画片异彩纷呈。

若要从中选个代表,条姐会绝不犹豫地想到一个“臭名昭著”的存在――

郭敬明

01洗白?从商人到导演的突围

用一个词形容疫情年的12月,我会称其为“郭敬明月”

前有11月份的综艺拉锯战,后有普及12月的影戏大轰炸。

院线流媒忙不迭,监制导演双切换,疲于排兵布阵的“小四”俨然将贺岁档看作是一盘经心计划的棋局

套用《晴雅集》预告里的一句台词:

郭敬明有太多的身份,而他最迫切想要证实的身份,是导演。

为了摘掉《小时代》给他的「烂片王」头衔,郭敬明需完成从投契商人到品质导演的身份转型

矛盾的是,他试图用商人精明的算计,以摘得导演的桂冠。

首先是综艺舆论造势,博得话题热度

12月,是综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收官期。

本以为没了李诚儒先生会消停些,效果这棒被尔冬升接去,矛头照样郭敬明。

幕后提倡导演们不要针对自己,效果一到台前,看其他三位导演夸完自己的作品,不讲武德的“小四”立马暗讽尔冬升执导有问题。

双标,可尔导是个直性子。

二话不说,现场就把郭敬明怼哭了,还顺便把娱乐圈毫无底线炒热度的遮羞布彻底撕开。

然而“小四”在台上委屈的泪,换来的是商业宣传上的乐成。

且不说3.2亿的话题热度,光郭敬明的名字就足够在我脑子里留存一周。

其次是陈年旧作上线,凭弃子以小博大

《冷血狂宴》是《爵迹2》的变体,而上一部影戏还得追溯到4年前。

豆瓣3.8分,郭敬明本想通过《爵迹》玩一把手艺转型,效果评分比四部《小时代》还低。

更名后的《爵迹2》转线上播映,其背后照样出于商业考量。

注重海报番位易烊千玺在最上面,误导粉丝这是“四字弟弟”主演的作品,只管千玺只在开头末端露了个脸。

其次是范冰冰事宜的影响尚在,郭敬明不得不暂且AI换脸,只留下范爷的声音。

演员表只见文替不见冰冰

再次,是院线片在网络流媒体平台播出,减小院线宣传成本。

同时放大流媒体的宣传优势,一方面在平台的珍爱下还向观众收取单片用度,另一方面让主要是青少年的流量粉丝们足不出户也能见爱豆。

首周末点击量已破5000万,事实证实,“小四”算盘打得精。

最后,就像影评人谭飞所说:

把一部明知道要扑街的作品拿过来,为的是陪衬圣诞档的《晴雅集》

让观众有一个对比,之前郭敬明不咋样,之后却有这般施展,简直得另眼相看。

只希望《晴雅集》的口碑别妄费了他这般心机。

再次是监制影戏上映,调动固有粉丝热情

上周五在影院上映的影戏《若是声音不记得》,复制的仍旧是《悲痛逆流成河》的套路。

两部作品都是改编自郭敬明写手圈里的小说,都是接纳郭敬明监制、落落导演的模式。

而且故事内容,都聚焦于抑郁症、校园霸凌等边缘群体,社会话题上还能擦边蹭热度

只管本片豆瓣开分跟《冷血狂宴》一样,都只有4分。

但在群雄逐鹿的贺岁档,《若是声音不记得》上映前,该片猫眼平台上的想看人数高达26万,紧跟《紧要救援》《送你一朵小红花》之后。

没有撤档作品的二度发酵,也没有易烊千玺这一“流量+实力”镇场,《若是声音不记得》的前期宣传简直是乐成的。

最后压轴戏《晴雅集》,试图完成质的飞跃

前面一顿操作猛如虎,定睛一看,都是为了《晴雅集》。

本片故事情节,不是郭敬明的青春疼痛文学,而是改编自梦枕貘的小说。

这一做法很像陈凯歌的《妖猫传》,用非中国的传奇小说,来描绘一幅极富年月感的华美画卷。

文戏有原作压阵,艺术总监则是执导过《妖猫传》的屠楠,配乐是日本的井川宪次。

从预告的质感来说,服化道还算考究,场景设计简直有些京都风味。

有一帮大佬坐镇,只要“小四”老老实实执导,《晴雅集》应该问题不大。

而且,《晴雅集》还埋着一个雷――《泷夜曲》

《晴雅集》不过是《阴阳师》系列的上部。若是口碑不差,那么其下部《泷夜曲》,自然会完成他的口碑双级跳,奠基郭敬明在海内新兴导演的职位。

总之,郭敬明的这盘商业大棋,下得不能为之不妙。

只是凭资源之种,借商品生产之链,能不能结出口碑之果,实现质之飞跃,待《晴雅集》上映,再说不迟。

02拉黑!狂欢、自恋与P图审美

许多人会说,郭敬明就是个剽窃者、烂片王、能力不够的投契商人,你聊他干嘛。

要条姐说,与其借着《冷血狂宴》把郭敬明从头至尾怼一遍,不如老老实实将这个在魔都上海混的风生水起的四川小伙审阅一番:

关于他的影戏,到底承载了些什么?

关于他自觉不错的故事,有哪些特征?

关于他及其作品,与这个时代又有着怎样的联系?

不难发现,《演员请就位》第二季里的郭敬明,越来越像陈凯歌。

不仅仅是语言方式、对演员的态度、对自己作品的表述等这些表象上的相似,就连拍片头脑,两位都有些共性

对于现实,《黄土地》《孩子王》是抽离征象讲深意;《小时代》则是忽视现状谈奢靡。

关乎理想,《霸王别姬》《妖猫传》是借助历史玩痴情;《爵迹》则是冒险流量加CG。

无论是故事类型、人物设定,照样头脑发散、时代隐喻,两个人都是抽离征象后的理想

只不过陈凯歌的作品是关乎历史的寓言,而郭敬明的片子是对于时代的美颜

理想出来的敌对地域与内陆身份

作为郭敬明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小时代》险些跟现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关于上海那片浮华地,郭敬明是带着愤恨和抨击的心态完成对这一地域的影像誊写。

他的每一组镜头都似乎在打昔时现实生活中瞧不起他的人的脸,至于那些人还记不记得他,不得而知。

他完全醉心于用款项来证实自己的乐成,却忘记了真正让自己自卑的现实因素。

真正被瞧不起的,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另有作为外地人到上海闯荡的移民身份

若是把现代移民的无奈展现出来,我以为《小时代》都会比光谈钱更有趣。

哪怕南湘再崎岖潦倒,你都看不见她从弄堂口、亭子间走出来的倩影。

你瞥见的,只是一个身穿名牌的丽人,埋怨自己悲凉的身世,只管这日子有些人想都不敢想。

观众找不到浦东浦西、小弄堂和新天地之间的现实环境对比,而是一群自认为贫穷的富人在那无病呻吟。

纵然沦落风尘,南湘依旧美得不能方物。

若是郭敬明真正把上海看成一个敌人,那也就而已。

取笑的是,他敌视上海的方式,是通过酿成上海人来到达的。

在《悲痛逆流成河》中,女主一家再不济,也是上海人,也住在弄堂里。

实在就是郭敬明还没有完全正视自己以前的卑微身份,他想通过影像、文字,完成自我美化,遮掩自己外地人的身份。

在他带有自传色彩的作品中,主人公不是魔都富豪,就是内陆下层人。

钱和内陆人的身份,他总想占一样。

不讲逻辑的狂欢

理想出来的上海,理想出来的身份,让故事自己成为一场毫无逻辑的狂欢

-------------------------

AllbetGmaing手机版下载ALLbet6.com

欢迎进入AllbetGmaing手机版下载(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小时代》四个女主,想在一起就在一起,想打骂就打骂。

每一部的冲突点,就是围在一起的一群人,突然撕逼,至于人物念头是什么不清楚。

闹起来,打起来,最后再和洽,狂欢的效果也就到达了。

在《冷血狂宴》这种奇幻影戏中,狂欢到最后,连人物的基本设定都没有遵照。

《爵迹》中特蕾娅的使徒,以及杨幂饰演的角色被拍没了。

鬼山莲泉的超能力是控制神兽。反派幽冥弄了一群飞龙打空战,效果鬼山莲泉不去控制龙,而是硬碰硬地打。

您怕不是换脸后,连脑子都换了吧。

一切不合理的情节,都是为了情绪渲染而硬生生弄出来的狂欢。

银尘营救吉尔伽美什,此时天束幽花用自己的血做献祭,打开大门。

然后,小姐姐一直放血一直放血,让大门保持开着的状态,守候银尘一行人的归来。

为什么不能等他们回来的时刻再用血打开大门,是自己的血许多没处用是嘛?

忽略故事情节,以及人物的原有设定。

现实题材的必然性他没有遵照,理想题材的或然性他也不在意。

狂欢,在郭敬明这儿成了厮闹。

银幕中的男子,都是郭敬明理想下的自己

除了内容,郭敬明的镜头语言也是很迷。

之前有人说,他的影戏中充斥着太多美男子凝望镜头的形象,而且多以定格的特写、近景为主。

在影戏理论中,经常将凝望看作导演霸权的一种体现,类似于郭敬明通过监视演员,对其加以掌控。

但条姐不认为这是为了展现权力而对他人的凝望,而是理想之下的自我凝望

古希腊有一则寓言,讲的是少年整天趴在水池边看自己的倒影,最终幻化成一朵水仙。

于是,水仙也成了自恋的代名词,郭敬明也是云云。

还记得《爵迹》中王爵与使徒的设定吗?

使徒看王爵,会有一种贪恋,类似于恋爱。

吴亦凡饰演的银尘,不止一次跟使徒麒零说,自己有多悦目。

自恋的设定不由分说。

再看他片中男性的形象:

俊朗而不失娇柔的面庞,梨花带雨的眼眸中,暗藏着郭敬明对自我的吝惜。

银幕在郭敬明眼中不过是一面镜子,银幕上的男演员不过是郭敬明借其所投射出的镜像,即他理想中自己的样貌。

人人不妨看看郭敬明所选男演员的相似水平:

下巴圆凸,两颊削瘦,颧骨有棱,眼眸含情。

就连他监制的影戏《若是声音不记得》,男主孙晨竣感受都是根据易烊千玺的模子找的。

从别处,郭敬明完成了对于自己完善镜像的顾影自怜。

P图审美

再来看郭敬明的审美,极具P图效果

这种通过修图、美颜杀青的形象,获得的是一张失真的脸。

自觉原图不悦目,从而通过手艺改变面貌,或者说逃避自己真实的样子。

这一做法跟郭敬明在小说、影戏中把主人公刻画成上海人的操作类似,都是在掩饰心里的自卑

其中,《爵迹》最为典型,磨皮磨的都没了面部条理。

一群演员都是顶流,同时也顶了没有演技的流。

磨皮修脸把演员的面部特征完全抹去的同时,也掩饰了他们演技上的瑕疵。

观众全在恶心建模失败的人像,哪另有功夫去管演技在不在线。

你能看出这里的严屹宽,转达的是含笑入地的意思吗?

这也从侧面把当下行业内的审美乱想,揭破出来。

每个人的脸都没有瑕疵,唯一的瑕疵是在抹去瑕疵后,变得不像是一张脸。

看看「鞠婧�t」们的克隆剧,无论任何情境,脸色都一样。

最终完成的不是事业,而是景观,一座没有生气的塑像。

《爵迹》中范冰冰的造型,你能认得出这是范爷?

关于现实失真的想象,关于故事失真的狂欢,关于审美失真的自恋。

郭敬明为了填补现实中的自卑,不是把艺术看成升华的工具,而是要艺术做他的陪葬。

03掩饰・多元文化下的失焦

P图审美是行业大势所趋,关于郭敬明自己的诅咒,或许于这个时代有着密不能分的关系。

就拿《小时代》中的拜金主义来说,张扬的也不正是天下熙熙的自私自利吗。

从追逐款项,到被款项裹挟

一直居高临下的学院派影戏研究教授戴锦华,也曾在节目中提及《小时代》里难能可贵的优点

在镜头语言上,《小时代》最少照样以人的视角去看物欲横流的社会

与此相对的,是《西虹市首富》中款项进场时的影像设计。

王多鱼与好兄弟去拿钱,镜头先是拍十亿元,然后才转向对着款项赞叹的王多鱼。

显然,“小时代”讲的照样人追求物欲享乐,而“西虹市时代”讲的是被物欲包裹的人,甚至连人的立足之地都没有了,他们只能被吓得腿发软。

就此而言,《小时代》最少保证了人在款项眼前的主动性。

文化多元下的失焦与不抓重点

郭敬明的矛盾,是某一时代下一类影人的矛盾。

之前我说过第六代导演的矛盾,即试图借助情绪故事,完成时代批判。

最典型的是娄烨,《风雨云》批判的是城中村拆迁,效果成了狗血三角恋。

情绪话语的软,与批判话语的硬,不能和谐。

郭敬明也有独属于他自己的矛盾:

在庞杂的文化符号下,批判的主旨必将是词不达意的。

拿最近上映的《若是声音不记得》来说,故事讲的是抑郁症。

女主患有抑郁症,男主类似于都教授般的存在,填补了她心里的沟壑。

但整部作品给人的感受,似乎跟抑郁症没什么关系。

末端的落脚点成了不再抑郁的女主,跑去拯救岌岌可危的外星男主,这就冲淡了原本关于抑郁症边缘群体的探讨。

当下社会的信息量是伟大的,导致多重的文化符号混杂在一起,让原本的揭破与批判失去力度。

《若是声音不记得》中,讲了家暴、LGBT、网红直播、天降神兵等一系列话题,这就把抑郁症给稀释了。

固然,这也是当下许多其他导演面临的问题,同时也是你我面临碎片化信息时所感应的疑心。

说回开头聊的那几步棋。

尔冬升骂的是郭敬明吗?不!

尔导说了,“有多少人让我向你开炮”,这话骂的是整个娱乐圈这滩烂泥。

《冷血狂宴》的上映取笑郭敬明的投契?不!

究竟网络是能把一部电视剧的网络播放量硬生生吹成1812亿的,全球哺乳动物一只看一遍都不够。

《若是声音不记得》冷笑的是郭敬明那帮人的文笔?不!

没有生意就没有危险,就问那些所谓的书粉,都21世纪20年月了,咱们的审美境界连民国文学的边都还不愿意碰一下吗?

从郭敬明身上看到的,不过是整个行业投契、疲软、无奈的缩影。

骂倒一个郭敬明真的这么有趣吗?

或许吧,但笑完之后,面临的照样没有改变的现实。

若是行业不刷新,若是审美不提高,若是时代照样此类“熬不出头”现状,那么骂倒一个郭敬明又有什么用呢。

郭违明、郭敬暗还不是会一次次往外冒?

郭敬明是对不起观众的。

可时代这个人人长,真的就对得起郭敬明吗?

上一篇:票房碾压李现张艺谋!《晴雅集》未映,郭敬明小影片先压倒大片

下一篇:52岁大爷胃如“渔网”,幽门杆菌达880,医师:1种菜是诱因

网友评论